Trending 纽约vs迈阿密国际中超北京vs恒大意大利队亚洲杯中国队赛程2017f1赛程

曾获全国青少年斯诺克亚军盖加一涉赌被打 赌球盛行或因收入低

据新浪体育报道,曾两获全国青少年斯诺克比赛亚军、近来转战中式八球的90后球员中的佼佼者盖佳一(真名:申重阳)近日在参加中式八球比赛期间被打。据悉,盖佳一在私下比赛中与对手对赌,谈定3500元一局,盖在赢满十局后因赌资支付问题与对方发生冲突,盖佳一血流满面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图片(左图),日前在台球界朋友圈中被疯传。这一事件也让并不为人熟知的台球圈赌球现象,受到强烈关注。

据新浪体育称,盖佳一与对手的比赛约定定时或十盘定输赢,结果盖佳一在规定时间内赢球,但对方以不到十盘为由拒绝付钱。比赛继续进行,盖佳一赢够十盘后,双方再次因为赌金问题发生纠纷,进而引发口角和互殴,冲突中盖佳一被打得头破血流。

而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此事发生在2017河北沧州张津台球“野豹杯”中式八球公开赛期间,这是被称为2017年中式八球开年重头戏的一项比赛,冠军奖金三万元,有181名选手参赛,包括中式八球界知名的张堃鹏、乔凤伟、石汉青等选手。而盖佳一与人发生冲突则是在2月26日,“野豹杯”主办单位、沧州市张津台球俱乐部总经理张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盖佳一的冲突事件并不是发生在正式比赛中,“就是两个人私下赌球的时候发生的,先吵架然后动了手,不是在比赛时。”

有知情人士透露,盖佳一和对手的比赛是由前者“让前一后二”(中式八球中,在实力有较大差距情况下的一种让球方式)。按照双方的约定,对方输了十局之后应该支付3.5万的“彩金”,但由于没有给足,因此发生了冲突,双方都有受伤。据悉盖佳一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皮外伤。一位在比赛中担任执裁和直播工作的女性主播日前还在朋友圈称:“小盖没事儿,还能笑呢!请大家放心。”并配上两人合影。张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由于双方赌球和冲突并非发生在正式比赛中,所以主办方没有对他们进行处罚,“我们主要进行了一些调解,其实就是两个小孩儿闹起来,动了手,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盖佳一的冲突事件本身并未造成什么太恶劣的影响和后果,但却暴露出了台球界赌球现象的冰山一角。台球选手之间赌球,业内俗称“挂杆”,在很多台球界人士看来,“挂杆”是非常普遍又很正常的现象,甚至有人还认为,职业台球选手要想迅速成长,赌球是一个“捷径”,可以锻炼选手的心理承受能力,在正式比赛中更能正常发挥自己的水平。但有业内人士对成都商报记者说:“把歪风邪气和糟粕视为理所当然,正是限制台球这项运动更好地发展和进行市场化的重要原因。”

这位业内人士还专门提到了2010年的“何海洋命案”,当时被认为前途无量的职业台球选手何海洋前往廊坊市参加一项邀请赛,赛后在街头被人用钝器击打致死。警方调查后得知,嫌疑人李红卫同样是一名职业台球选手,在一年前与何海洋因赌球发生争执,一直怀恨在心,后来利用何海洋到廊坊参赛的机会雇凶将其杀害。央视也曾在2011年以《致命的球赛》为题报道过此事。业内人士表示:“这样血的教训本应让台球选手们引以为戒,但多年过去了,却仍然没有改善。”据透露,台球圈内“小赌怡情”是常态,谁输谁支付台费是最常见的形式,而涉及现金的“挂杆”也屡见不鲜,金额从几千到几万都有,业内人士表示:“听说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豪赌,但没有亲眼见过。”

中式八球在中国的倡导者、主要推广者是乔氏台球企业集团,乔氏台球董事长乔冰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对中式八球界盛行的赌球之风也显得十分无奈:“我只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足球、网球、篮球都有赌球现象,这是人性中恶的一面。”乔冰透露,当年乔氏集团组建中式八球梦之队时,好几个人向他推荐了一名90后球员,“说他有潜力,人也年轻。但为什么我后来选择签约同样是90后的张堃鹏呢?就是听说那名球员赌球赌得很厉害,获得这样风评的球员,我们是不敢要的。”

台球圈也有人认为,中式八球不少选手收入偏低,也是造成圈内赌球之风盛行的原因。业内人士透露,不少球员的收入来源就是比赛奖金,但目前国内的比赛数量和奖金都普遍有限。以这次闹出风波的“野豹杯”为例,去年冠军奖金是两万元,今年是三万元,5-8名、9-16名、17-32名分别只有2000元、1000元和500元的奖金,“成绩不好,球员就很难吃饱。”如果职业球员签约了某个俱乐部或为台球产品代言,可能会有一些基本工资、代言费,但都不是太高,“一年几万元的代言费其实并不能起到改善生活的作用。”业内人士说。

中式八球圈内,公认乔氏集团的签约选手收入是最高的,对于这一点,乔冰并不否认,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中式八球排名前八位的选手一年能挣到百万左右,乔氏签约的国内顶级球员则可以达到两三百万。”在乔冰看来,就是要让干干净净打球的人挣到大钱,才能树立起正面的标杆,这胜过苦口婆心的说教。对于如何在业内杜绝赌球现象,乔冰表示:“行业里面应该制定自己的公约,由行业领先的企业来牵头制定。凡是有赌球行为且被我们抓到的,我们带头不签约你。情节特别严重,有损这项运动形象的,可以酌情对你进行禁赛。我们没法派人去人盯人盯防,所以要用公约或制度来约束球员的日常行为。”

乔冰承认,即便是乔氏签约的高收入选手,可能平时也存在“小赌怡情”的“挂杆”行为,“如果两个选手之间练球切磋,干打的话可能很快都没劲了,挂上一杆,双方就都用心和认真了。就像打麻将一样,即便是家里人自己玩,可能不带彩的也不多,这是一种人性。”但乔冰仍然强调:“凡事要有边界和底线,很多时候是我们不知道或没有证据,但如果签约球员一旦因为赌球造成恶劣影响,对不起,直接开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